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琴 臺 書 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琴台书院,昵称琴台乐坊,当代文化人,琴台玉坊顾问。

网易考拉推荐

从《解放大西南》看国民革命挫败的前车之鉴  

2011-01-05 01:39:57|  分类: 琴台夜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后,中华民国政府丧失了半壁江山,继而首都和东南变天。80年代有《风雨下钟山》,90年代有《大决战》,中国人略知梗概;60多年后,《解放大西南》的全景展现,又多少让未曾经历过那个风雨飘摇年月的中国人产生无尽的遐想或瞎想。

1231日下午3点(见网易读书公开课十三期),北京大学历史系的王奇生教授做客网易读书会客厅,通过微博与网友聊国民党49年垮台原因。我问王教授,1949年是国民党垮台还是国民政府垮台?是亡国还是亡党?是专制政体垮台还是共和政体垮台?1948年行宪后,公民结社自由,算不算亡党?他没有回答,煞尾时抱怨网民提问偏离了主题。恰好央视热播的《解放大西南》也接近尾声,我翻开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蒋经国自述》,重读民国三十七年“危急存亡之秋”章节。

 

“十一月末起,长春、沈阳相继沦陷,徐蚌会战失败,黄百韬将军壮烈殉国,我军全部撤离徐州。十二月下旬,行政院长及各政务委员,又因币制改革失败而总辞,全国阢隍不支。共军除军事威胁外,更扩大其心战与统战之攻势。一般丧失斗志的将领及寡廉无耻的官僚政客,或准备逃亡避祸,或准备靠拢投降,或传播共党“和谈”烟幕。一般善良同胞,亦误于共党的欺骗宣传,希望停战言和,休养生息。“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一般人精神既已趋于崩溃,父亲乃有引退图新,重定革命基础之考虑”。

 

经国先生用非常精炼的语言,描述了当时的实际情况,但是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他的父亲明白:过早放弃了党对军队的领导,新制度尚未建立与健全,就放弃了旧制度。

在我看来,国民革命的挫败主要是因为抗战胜利后的国策背离了孙中山的训政思想。

抗战胜利后的国策是什么呢?读《总裁言论集》可引述概括为三点。

 

一,革命抗战的目的,不只是在战胜敌人,并且要建立三民主义新中国。国民政府决定全国兵役,一律缓征一年,全国现役士兵,分期退伍。政府对于战士实施授田,各省先后豁免田赋一年,依照二五灭租的原则,参酌各地实况,拟订灭租办法。至于其他积极方面,民生主义政纲和政策之实施,国民政府自当视此为实现三民主义之首要,引为政府今后最大之职责。

 

我觉得,上述惠民政策,不是要准备打仗的措施。后果是,国库空虚,没有钱支持战争。然而,毛泽东所到之处,搞土改,杀地主富农,分田分地分房分财,然后农民反馈,感谢党和毛主席,支援革命战争,保卫胜利果实。在战争不可避免后,蒋号召戡乱建国,兵源不济,不得不依靠党内党外、军内军外的财阀、军阀、地头蛇,外交紧急求援。国家军队,在隆冬季节还穿着单衣,就连宋希濂那样的将军也只有一件呢制大衣御寒,下级军官和士兵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在那样的严酷环境里,一杆枪和一条命就抵不上一个馒头,大大削弱了战斗力,所谓黄埔精神,还不如小农意识。

 

第二,国民革命的最高理想是全民政治,还政于民。在抗战发动之初,我们预期抗战胜利与宪政实施,毕其全功于一役。今当抗战胜利结束之际,我们认为:宪政实施愈早愈好,因此召开国民大会不可再事迁延。希望全国同胞与各方贤达能一致真诚的为国为民尽量协助政府这一个政策,促成国民大会的及早召开,以祈求民主政治的及早完成,而不可再加以阻挠。当此长期抗战胜利结束的时期,正是建国大业开始的机会。至于保障人民自由问题,国民政府除已切实施行人身自由保障法以外,决定克期取消新闻检查制度,使人民有言论的自由;并将制定公布政治结社法,使人民有结社的自由。务使各政党皆有共同的轨辙和合法的地位。我们要实现民主政治,应以法治为宪政的基础,以宪政为民权的保障。军阀时代以武力作政争,藉地盘以自固的恶习,早成过去,决不是现代民主国家所当有,亦不是和平建国时代所许可。必使国内一切问题皆循政治方法求得解决,各方意见遵循法律轨辙以为标的,而后我革命先烈及全国同胞五十年来所共同祈求的根本大法,不至重蹈民国初年的覆辙,这是我们政府唯一的方针,也是全国人民最迫切的需要。

 

实现宪政,乃辛亥革命追求的政治理想,有民主才有民权保障,民主必须通过宪政实现,没有宪政必然走向专制。蒋介石急于推动宪政,完成共和革命,直接由抗战时期的军政体制步入宪政时代。他认为“军阀时代以武力作政争,藉地盘以自固的恶习,早成过去”,显然是误判。他不是不明白,程潜、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卢汉、龙云,等等地方势力派心在曹营心在汉,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离心离德,他们所谓起义,只不过是投机,妄图谋取更多利益,正如贺龙对胡耀邦所说,他们人是起义了,但思想未必起义。毛泽东洞若观火,早就在布局策反,关键时候,勾引其就范。

  

第三,蒋认为:国家统一是民主宪政的唯一基础,惟有统一的国家,才能收获最后胜利的成果;亦惟有统一的国家,才能保障民主制度,发扬民意,集中民力,维护主权的独立,完成建国的大计,以贡献于国际和平与世界的繁荣。要完成国家的统一,惟一的前提,是要我全国军队国家化,在我国家领土之内,不可有私人的军队,亦不再有任何一党军队;惟有军队不受个人私利与一党私见支配,而后国家的统一,乃有真正确实的基础。我今日代表政府特别负责声明,凡受国家编组和恪遵军令的军队,其待遇必一视同仁,决不有所歧视;而且中国国民党二十年来之军队党部,今已完全撤销,以树军队国家化的先声。

 

辛亥革命后,中国革命的斗争焦点是统一与反统一,专制与反专制,复辟与反复辟。北伐胜利,只是表面上的统一;在民族危亡之秋,共同御侮,不计前嫌,亦只是暂时的团结。所以,胜利后,拥兵自重,派系林立,各自为政;所谓军队国家化,尚处在初始阶段,事实上处在分裂状态。党无法指挥枪。如,《解放大西南》剧中,蒋建议汤恩伯就任福建省绥靖公署主任,取代兵败逃跑的朱绍良,李代总统发表声明:蒋总裁一介平民,举荐汤恩伯属于越权违法,破坏宪政制度。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独裁体制才是战时体制首选。抗战时期剥夺人民自由的战时条例的废止,还政于民,放弃党对军队的领导,军队国家化,实质就是放弃训政,这是国民革命军挫败的主要原因。

清政府预备立宪期为9年。北伐统一中国,军政与训政并存,内忧外患,抗战全面爆发,军事第一,胜利第一,中华民国全面进入军政状态。然而,抗战胜利后直接结束军政而步入宪政是不明智的,当然,这也是形势所迫,除国际形势外,全国人民、延安、桂系、明显的、暗藏的军阀、各党各派都可以籍宪政结束一党专政获取平等机会。事实上,台湾的训政的真正完成是以结束戒严为标志,其漫长曲折自不待言;我们社会主义革命的训政也是漫长曲折的,至今仍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从理论上讲,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就是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也就是共产主义社会的训政时期。

 

当然,挫败的原因还有很多,知己知彼,应全面反省!

除以上分析要点外,我认为,毛泽东是能屈能伸的政治领袖,他告诫说: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因此,组织上,他可以加入国民党;军事上,他可以接受改编,但自成体系;政治上可以喊服膺三民主义,高呼委员长万岁;用人与交际上,唯才是举,疑而不露,秋后算账。蒋介石“一根筋”,百折不饶,用人不疑,疑人也用,以德报怨,他没有真正征服人心,反腐不力,也不当,三民主义没有共产主义更具诱惑。毛泽东不仅以马列主义信徒自居,还以孙中山的传人自居,广泛联合各派政治势力,搞统战,实行“耕者有其田”不择手段、“节制资本”笼络利用,投其所好,理论上宣传“新民主主义”,外交上背靠苏联,成为苏联的在华势力,共产主义大家庭的一员,以解放全人类为己任。

新中国成立后,针对当时的国际形势,毛泽东提出了向苏联及社会主义阵营“一边倒”的基本外交战略,遥控西南战事,得益于苏联的强有力的帮助。蒋在《苏俄在中国》一书绪论中写到:“我发表这一纪录之时,衷心充满着悲痛无比的情绪,也怀抱着坚强不移的信心。在一方面,领悟俄共‘和平共存’痛苦最早,亦是经历最早的国家;然而事势的演变与环境的压迫,使我们的党和政府虽看透国际共产主义的阴谋,而仍不能不再三堕入侵略者的诡计”(沈剑虹《使美八年》26页)。蒋也是一边倒,宋美龄以私人名义访美,杜鲁门政府隔靴搔痒,不了解中国国情,拒绝援助,给崩溃中的国民革命致命一击。

八年抗战,正面战场上大量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为国捐躯,军人素质不断削弱,胜利后国军乃疲惫之师;共军毕竟驻守敌后,不断壮大,是一支伟大的生力军。尤其是在斯大林授意下抢占东北,吸收敌伪精华,武装民众,全民皆兵,东北局势,乃至全国局势形成燎原之势,已难以收拾。打仗不仅靠人海战术,党支部建立在连以上,以党指挥枪,适当物质刺激,更注重精神鼓励,宣传阶级斗争、暴力革命论,鼓动阶级仇恨,不打无准备之战,恩威并举、奖罚及时;经济上,自征人民赋税,自己印制钞票,不受国统区金融危机的影响;更重视情报战线,对敌分化瓦解,各个击破。

尤其是情报战线,共军比国军经营得要早,无论哪个军事政治集团的核心,都有中共的潜伏特工,关键时候,摇身一变,来个釜底抽薪。中共的特工体系在黄埔建军之始,众所周知,黄埔军校是苏联帮助筹建的,投资要有回报,周恩来直接成为军校政治部主任,听命于莫斯科。近几年,盛传胡宗南,张治中都是中共安插在国民革命军阵营的代理人,有学者言之凿凿,可能没有直接证据。闪击延安前,周恩来面见胡宗南,说了什么是空白,读熊向晖回忆录,的确让人顿生疑窦,再看《解放大西南》,胡宗南突然脱离部队逃离,去了海南三亚,无论其他什么解读都难以解释。国民党组织结构松散;进出自由,不论出生阶级,无法玩清一色;共产党有铁的纪律,对叛变投敌者绝不手软,地下活动,只进不出,隐蔽发展。

 国民革命军,派系林立,各自为阵,正如七兵团司令黄百韬所说:“国防部作战计划一再变更,处处被动,正是将帅无才,累死三军。这次会战如垮,什么都输光了,将来怎么办?国事千钧重,头颅一掷轻,个人的生死是不足惜的......古人说,胜则举杯相庆,败则出死力相救,我们是办不到的。这次战事与以前不同,是主力决战,关系存亡,请告老总,注意激励各级战场指挥官,否则同归如尽,谁也走不了。请面报总统,我黄某受总统知遇之隆,生死早已置之度外,绝不辜负总统期望。我临难是不苟免的......他最后又说了一句:“国民党是斗不过共产党的,人家对上级指示奉行彻底,我们则阳奉阴违”。将军有所不知,国防部作战厅厅长郭汝瑰是最大的红色间谍。如杜聿明对蒙哥马利元帅所言:我们是败在自己手里。

          民心的确可贵,双方都有一定的民意基础,抗日英雄双枪太婆赵洪文国三千子弟的对抗,也是一种民意,遗憾的是,她与共产党为敌,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判处死刑,也是一种民意结果

         宣传方面,国军与政府是非常无能的,不懂得舆论可以导向,民心可以鼓动,说邵力子是红色代理人,证据不足,但是,邵1921年加入过共产党,毛泽东曾是国民党宣传部代理部长,郭沫若曾是政治部第三厅厅长是明摆着的。

         在蒋校长看来,军人是没有投降道理的,国军里不无坚贞之士。从军事战略上看,西南决战,不是不可为而为。台湾资源有限,容不了那么多军队,运输困难,别时容易见时难,困守台湾也没有出路,不如孤注一掷,拼死一搏,或有转圜之可能。投降可以用起义、投诚、弃暗投明、走向光明等词形容,以维护中央军的投降军人或军阀政要的颜面,一朝天子一朝臣,面子可以给足,但不可重用。据200师老兵张家福回忆:“1950年云南和平解放,1951年9月4日我被逮捕。那时,我的军衔是中校。每天都有成车的下级军官被拉出去枪毙,有时,二十多,有时,三十多......我想,哪一天就轮到我了吧,等啊,等啊。可是,最终我活了下来,”张老汉深邃的目光遥望着远方的翻滚的云团......以保护国军弟兄而宣布起义的投降派可能吓破了胆,中国的政治舞台再也听不到他们(光杆司令)的声音。

    尼克松在回忆录《领袖们》中评论说:蒋“要了面子,丢了中国”,换言之,是说不讲脸的打败了讲脸的。蒋破口大骂尼克松不是个东西。尼克松说的所谓“面子”主要是指蒋及其内阁政府,为了赢得各种政治势力的支持,尤其是美国政府的支持,在中国急于推进民主宪政,用热脸挨美国佬的冷屁股,想护国护法,赢得戡乱内战,却在关键时期,再玩“下野让贤”,此一时彼一时,大势不好,休矣!北伐成功了,抗日胜利了,宪政失败了,“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似乎是定式。蒋认为革命失败的原因之一是过早的放弃党对军队的领导,毛泽东与他英雄所见略同,所以有大陆的故事和台湾的恢复训政、戒严。没有蒋奠定的基础,就没有经国的改革开放,他们父子一脉相传。多年以来,大陆和台湾的政客、学者互相配合,故意歪曲和抛开训政阶段的政治特征、歪曲统一战争对法西斯蒂的利用、诋毁抗日战争剥夺人民自由的战时条例、戒严法令,把孙文主义的失败说成是蒋的独裁所致,不符合历史事实。

 总之,国民革命的挫败,不单是军事的,而是全面的崩溃,原因复杂,道理也简单,后来者对历史上的是非成败,千秋功罪,都可以评说,然而,未来不是句号,60年弹指一挥间,我忽然觉得,国民革命在大陆挫败了,其革命理想却没有失败,海峡两岸都在挂孙中山的肖像,共产党、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国民党都在纪念孙中山,重视民生。2011年元旦央视深圳跨年盛典文艺晚会上,《辛亥革命》主创艺术家认为,“辛亥革命的成功是历史的必然”,著名编剧王朝柱振臂高呼:“踏着他们的革命的道路前进!”响彻演艺大厅,震撼了中国!

     

       史料:

      1949年修建保卫民主工事http://history.news.163.com/08/0402/14/48HH63E80001124G.html

      1955年国军协助民众逃离http://news.ifeng.com/history/gaoqing/detail_2011_01/09/4157266_0.shtml

       国军起义将领王缵绪逃跑被抓http://news.ifeng.com/history/vp/detail_2011_02/23/4812183_0.shtml

从《解放大西南》看国民革命挫败的前车之鉴 - 琴台樂坊 - 琴 臺 書 院

 

  评论这张
 
阅读(102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