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琴 臺 書 院

 
 
 

日志

 
 

“红色经典”正在褪色  

2010-12-06 13:42:49|  分类: 琴台夜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凯迪社区有一网文:《十送红军》真相(文/魏寒枫)。读后,颇有感触。节要如下:

 

《革命历史歌曲表演唱》校,这首歌,并非当年赣南民众屁颠屁颠跑在路边,满含深情地送别红军所唱。梁山泊式火并王佐袁文才,清洗江西本土籍共产党,裹胁政策导致乡村经济破产,军营式治民体系带来恐惧,赣南民众对红军已经是冷眼相待,甚而有领着白军打红军的情况。赣南中共控制区240余万总人口中,先后有33万余人参加红军,那送行的民众,站在两边,灯笼火把交相辉映,然而,与其说感念军民鱼水情深,不如说是凄绝送别此去不归的家属,和自己身不由己的命运。

每当少年的我,听到《十送红军》或《送郎当红军》时,总能感觉出浓重的忧伤。总想是赣南民众眼看着红军和子弟就要远离,白军和还乡团回来,那种断肠的分别痛楚的自然流露。而这,当然是一种忧伤的失败情绪。心想,红色革命中,总算还有像苏俄革命的灵性空间存在。可全然没想到,这块恢弘背景布的后面,是对客家离人思妇的情感表达空间的无情占取……那些发源于春秋战国年间的田头采风传统,同样行进到现代中国,成了铺天盖地的异形式侵入。那些不缺才思和土地精神的文艺工作者,他们不再是爱情和美丽的使者,所做的不再是乐府式抢救和收藏,而成为官方权力控制下,无孔不入,无时不在的异形入侵。以《十送红军》为例,就足见一斑,据曲调搜集者朱正本回忆:空军部队领导为突出老区革命传统,要求他们必须注明《十送红军》是民歌。而当时中共苏区负责文化教育的瞿秋白就指示:没有人谱曲,就照民歌曲调填词,好听,好唱,群众熟悉,马上就能流传,比有些创作的曲子还好些。

这些偷梁换柱式妲己附身、异形入侵,从南到北,从东倒西,从汉族到另外五十五个民族,桃花过处,寸草不生。现在,是到了该恢复中华民族美丽的爱情和生活旋律的时候了。我们将要无比艰难地去捕捉,那些被偷梁换柱后早已模糊陌生的美丽的背影。作者认为《十送红军》本是客家采茶戏《长歌》,《送郎当红军》本是赣南民歌《十送郎》,《八月桂花遍地开》本是河南信阳民歌《八段锦》,《东方红》本是陕北民(情)歌《骑白马》,《乌苏里船歌》本是赫哲族民歌《想情郎》,其余各地各民族的歌曲被偷梁换柱情况,不知凡几,因非专业人士,不再一一列举(详细论述见原文)。 

        作者分析得入情入理。


 我也是在所谓红色经典歌曲的熏陶中成长的,读罢此文,我所熟悉的红色经典情结,出现一片空白!这样的震撼,不是一次。

大约1985年我在文摘报上看到一则报道,《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原本是皇帝练兵歌、大帅练兵歌、国民革命军军歌、朱毛割据井冈山后,继续改编使用,1984年23届洛杉矶奥运会上中国队进场火了一把,此后再也没有听到过,你说是红色经典还是黄色、白色经典?《大路歌》不敢唱了、《东方红》听腻了,不愿再唱。继而出现翻唱、歪唱、周笔畅因而差点惹了官司。几桩公案,像是在我血淋淋的心坎上又重重的踢了一脚!

   

         其一,2004年,曾执导过《白毛女》等20多部歌剧、话剧的导演王庸,坐到了海淀法院的原告席上,因认为央视《长征》剧中歌曲《十送红军》改编自他的作品《送同志哥上北京》,王庸将该曲作者朱正本、央视和《长征》剧作曲者王云之告上法庭,索赔10万元。王庸称,自己对江西民歌赣南采茶调《长歌》进行改编创作,写成《送同志哥上北京》,朱正本获得他创作的《送》曲。而朱正本的代理律师称,《十送红军》是朱正本根据赣南采茶调《长歌》改编创作而成,与《送》曲没有关系。另外《长歌》作为民歌是一个“家族”,《送》曲只不过是其中一种,王的改编不具有独创性,不应对此享有著作权。为表现出《送》、《十》和《长歌》的相似及相区别处,王庸当庭哼唱,朱正本的家人也同样哼唱其中部分小节,以向法官说明自己的观点。

 

  其二,2006年岁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民歌《浏阳河》词作者徐叔华先生诉齐鲁音像出版社、江西文化音像出版社和北京图书大厦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案件。原告徐叔华先生诉称,是著名民歌《浏阳河》的词作者,该词于1950年创作完成。1957年,因原告被划成右派,故《浏阳河》改署为湖南民歌,1991年该民歌词曲作者得以正名。齐鲁音像出版社在未经徐叔华先生许可的情况下,擅自把《浏阳河》收入其出版的CD《歌唱祖国50年代》之中,没有注明词作者,也未支付报酬;江西音像出版社也在未经徐先生同意的情况下,擅自把《浏阳河》收入其DVD《百歌颂中华》之中,并窜改了词作者。徐叔华认为,齐鲁音像出版社和江西音像出版社的行为侵犯了其署名权,而北京图书大厦有限公司未尽到审查义务即销售上述音像制品,构成共同侵权。故将三被告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三家音像出版消售单位立即停止出版发行、销售含有侵犯其著作权的音像制品,在全国性报刊上向徐先生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赔偿其作品使用费、精神损失费10000元。

 

其三,2009年,周笔畅新专辑主打歌《浏阳河2008》全球首播,市场反馈相当好,但在这首歌推出后几天,《浏阳河》的原词曲作者徐叔华、唐碧光致电媒体,表示这首新版《浏阳河》的歌词质量太差,不知所云,并声称可能将起诉《浏阳河2008》的主唱周笔畅等人,及周笔畅所属的北京乐林唱片公司侵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的规定,任何人想要改编原创作者的作品,都必须征得原创作者的同意或授权方可进行。但记者随即调查发现,周笔畅签约公司虽然没直接联系到徐叔华,但是其单曲打榜碟封面已经面世,许多主流媒体也以“《浏阳河2008》单曲打榜备受期待”为题进行宣传;一些线上活动也纷纷以《浏阳河2008》的单曲打榜碟作为最终奖品。因此,徐叔华认为:“《浏阳河2008》的制作发行公司,包括演唱者周笔畅、李谷一等词曲作者属于‘先斩后奏’,擅自对《浏阳河》的词曲进行大刀阔斧的改编,并已录制成音像制品投放市场,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第10203446条规定,侵犯了我的著作权”。

 

其四,20091126日下午,在四川省资阳城北莲花山上的市精神病医院举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歌咏比赛。医护人员和精神病住院病人同台演唱,由于病人不能在卡拉OK乐曲伴奏下演唱,因此一律清唱。但是令人吃惊的是他们的歌声整齐、嘹亮、悦耳、动听。他们豪情满怀,饱含深情,用自己的歌喉歌唱祖国,展示了对党的忠诚之心,热爱之情,用动听的歌声唱出了市精神病医院的风采,唱出了对党的热爱,对祖国的敬意。这天,虽然天气寒冷,可住院病人们的心里却暖意融融,因为歌声抒发感情,歌喉放飞心灵。

有网民评论道:

我不歧视精神病人。如果唱歌能够对治疗精神病人有帮助,对于这样的活动,那自然应该是拍手叫好,也大声支持。可是,组织精神病人搞什么唱歌比赛,并且是唱红歌,实在是太不伦不类!这则新闻真正奇妙的地方也应该是在组织精神病人唱歌比赛之外。至于精神病人们唱红歌是否“歌声嘹亮”,是否当时“豪情满怀”,是否用歌声抒发了深情,展示了对党的忠诚、热爱,我们不得而知,无法真正走到他们的精神世界里去。根据资阳市民政局网站里的报道:“这次比赛得到了市委宣传部、市民政局的大力支持,市民政局党委书记、局长、老龄办主任何正月,市民政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纪昌兴等领导亲临现场……”。原来,这样的比赛是唱给领导看的。这才是本次精神病人唱红歌比赛的真正目的!换句话说,组织这样的比赛,完全是因为精神病院的领导们想拍马屁,想出风头,也想让当地民政、医疗的头头们出风头。接着朝下看,“通过本次比赛,极大地调动了住院患者的热情,培养了大家的团队意识和集体荣誉感,同时也是一次重要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民族精神教育”。精神病人生病也有热情、住在精神病院里也有集体荣誉感?反正,精神正常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产生这样的热情,也产生不了这样的荣誉感。如果他们能有清醒的意识,如果他们能够有完整的思维,那他们就不是精神病人了!如果连意识、思维都不正常,还说什么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民族精神?

看来,有这样的唱红歌比赛,有这样的报道,纯粹是马屁文化惹的祸。一方面,可以标榜自己开展了形式多样、丰富多彩的活动,是业绩;另一方面,可以积极响应主旋律,倡导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民族精神的教育与宣传。如此“丰功伟绩”,如此紧扣主旋律,自然可以让上级领导心宽、心悦……只是苦了这些精神病人,让他们没来由地再“神经”了一把!在精神疾病未治愈的情况下,在理智、思维都还没有正常的情况下,竟然还被继续要求保持着爱国、爱集体、爱民族,还要展现对党、对国的赤诚......再联想到包括重庆在内的许多地方,现在正如火如荼地搞唱红歌比赛;还有文化部及部分地区推行的KTV歌曲监控工作,我不知道这些与资阳这里的精神病人唱红歌比赛会否有什么微妙的联系。但我知道,唱歌救不了一个人,唱歌也害不了一个人!

 

以上几桩公案,不一而足,叫人惶惑不已,思绪万千。

本博主也喜欢民歌。什么叫民歌?人民创造的歌谣即民歌。因为音乐来源于生活、扎根于民间,原始民歌属于大众,是人类共享的,纯洁的。根据民间的音乐素材改编整理者,付出了劳动,应该有限保护,而不应独享改编权,如果你的改编,没有独创性,就不应有著作权,更不应该为一部分团体独占,成为“红色经典”。音乐没有国界、不应贴上党派颜色、无论有病还是无病,任何超越人性的政治利用都是徒劳的。正如一位圣贤所说:真挚的人性+审美艺术=永恒的文化。

“车辚辚,马啸啸,行人弓箭各在腰,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捶胸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这是唐代著名大诗人杜甫笔下《兵车行》中千万军士冒死赶赴疆场,爹娘妻子挥泪牵衣送别时感天动地的悲壮场面,杜甫笔下揭露的是战争的残忍,悲悯的是人民的痛苦,与《十送红军》的情感没有实质区别;而红尘滚滚中的各种闹剧,再现的却是人民大众权利被剥夺的真实案情。也许,这看起来与我不相干的事情却使我们的心底产生一种莫名的感受和惆怅。 我还会唱《十送红军》、《浏阳河》、因为她属于人民、属于大众,不属于一人一党或一派。


 

《十送红军》非民歌 乃文工团无奈自创

  评论这张
 
阅读(50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